习总书记亲切问候的汉学大师分享了他的学术经历,来听听他讲了什么
2018-08-22 发布
141 人浏览

      “中国传统智慧不需要上帝这个概念。”8月16日上午,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的“著名汉学家安乐哲新书分享与签售会”上,71岁的国际知名比较哲学家、汉学家,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安乐哲的一席话引起了现场听众的热烈反响。


 

安乐哲教授讲述自己从事比较哲学研究的心路历程


  美国籍的汉学大师安乐哲先生,翻译过《论语》《孙子兵法》等中国传统经典,2013年荣获第六届世界儒学大会颁发的“孔子文化奖”。因为安乐哲教授对传播中国文化做出的杰出贡献,他被学界称为“当代利玛窦”。


  今年5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亲切问他来自哪所大学、来中国多长时间、是否适应这里的生活,并希望他更多向国外介绍中国优秀传统文化。


 

李筑(左一)主持、温海明(右一)出席了分享会


  这次莅临2018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活动现场,安乐哲、温海明带来了由孔学堂书局出版的新书《安乐哲比较哲学著作选》(安乐哲著、温海明编)和《安乐哲比较哲学评论与研究》(温海明主编)。安乐哲用精准的汉语与读者分享了自己的比较哲学研究经历及出版这套新书的想法。现场读者众多,争相提问,活动气氛热烈。


  中国传统智慧不需要上帝这个概念


  安乐哲教授出生于加拿大多伦多,自18岁到香港游学受到唐君毅、劳思光等儒学大师的影响之后,便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谈及自己研究汉语哲学的初衷,安乐哲教授回答读者说:“我是一个好奇的年轻人,对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民族的文化和他们之间的差异非常感兴趣。”


  和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的文明比起来,安乐哲认为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唯一从未中断、代代相传,而且在传承过程中因为吸收了佛教等外来思想而变得越来越丰富的传统。


 

活动现场读者众多,气氛非常热烈


  但是长期的研究过程中,安乐哲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在西方世界接触到的中国文化与在中国接触的中国文化似乎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安乐哲幽默地说,造成这种差异一方面是因为“老外”的障碍,一方面有“老中”的障碍。为了说明这样的障碍,安乐哲列举了几个翻译中存在的问题。


 

现场读者争相提问


  早期把中国文化介绍到外国的,通常都是带着使命的西方传教士。他们把“天”翻译成“Heaven”,西方人看到这个词,马上就会想到基督教和天主教中超越、完美、独立的上帝概念。他们把中国的“道”翻译成“The way”,西方人看到之后立马就会想到耶稣那句名言:“I am the way, the truth and the life”(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在西方,仁义的“义”被翻译成“Righteousness”,而这个词在西方语境里面意为“上帝让我干的我才能去干”。


  诸如此类的翻译问题还有很多,西方世界翻译中国哲学的时候总是带着基督教文化的影子。


  而安乐哲认为,中国的传统智慧不需要“上帝”这个概念。


  把儒学作为东方宗教是相当深刻而遗憾的误会


  除了“上帝”的问题之外,安乐哲认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西方,中国哲学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在西方大学的图书馆想要找《周易》《论语》《中庸》等中国古代典籍,不是在哲学书架,而是在宗教书架。在西方的书店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这一类书籍被归类为“东方宗教”。在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美国高校,学习中国哲学不在哲学系,而是在宗教系或东亚系。


  安乐哲认为,中国哲学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也有我们中国人自己的问题。中国从19世纪末把西方的教育体系“批发”到中国,所有的中国人都在西方的学科体系下学习西方文化概念,学习现代主义词汇。他们虽然说的是汉语,脑子里的概念、结构却来自西方,诸如形而上学、伦理学、哲学等分类,都是西方的概念。


 

安乐哲教授向读者介绍自己的新书《安乐哲比较哲学著作选》


  正是由于这样的障碍,导致中国哲学、儒学在西方世界的传播没有跳出西方文化的影子。


  此外,中西文化之间存在的不对称关系也让安乐哲十分关注。


  走进北京的很多书店,会看到西方最优秀的思想家的著作被翻译成中文,而且翻译质量非常高。安乐哲认为这代表了中国人对西方思想的浓厚兴趣,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现象。可是走进西方的很多书店,却看不到梁漱溟、牟宗三、唐君毅、李泽厚等优秀中国思想家的著作,西方世界的年轻人对于中国思想文化缺乏了解。安乐哲更担心的,是中国年轻人对西方思想感兴趣,对自己的文化却不了解,最终“现代化”变成了“西化”。


 

分享活动结束后,现场读者纷纷购书请安乐哲教授和新书主编温海明教授签名


  用安乐哲的话说,如今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西方的儒学不是中国人的儒学,而中国的儒学也没有摆脱西方的价值概念”。


  安乐哲认为把中国文化传统和儒学作为东方宗教是一个相当深刻而遗憾的误会。为了澄清误会、弥补遗憾,安乐哲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儒学研究,古稀之年仍然在比较哲学领域辛勤耕耘,结出累累硕果。


  儒学应该成为世界文化改革的资源


  谈及钟情于儒学研究和传播的原因,安乐哲引用了狄更斯的话说:“我们现在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安乐哲说,如今人类的科技十分发达,但是我们仍然面临全球变暖、环境破坏、收入不平等、恐怖主义等问题,我们缺乏的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决心。安乐哲说,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就是“我们的知识足够了,我们的智慧还不够”。


 

分享会结束后,许多读者留下与安乐哲教授进行交流


  面对这样一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儒学的贡献和价值何在?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随着中国的崛起,安乐哲认为中国对于世界的责任越来越大。要解决人类面临的诸多困境,靠西方单打独斗的个人主义无济于事,必须要发挥中国儒学中“仁”这个概念的作用,相互依靠、相互合作,唯有人与人之间、国家和国家之间都携起手来,才能解决人类共同的困境。


  当然,安乐哲也承认,儒学并非能够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个人主义无法应对我们所面临的各种困境。面对全人类共同的困境,儒学必将有它自己的贡献。


 

现场读者提问如何让下一代从传统文化中吸取营养


  安乐哲认为,如今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文化也应该在世界上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2014年,安乐哲在美国夏威夷发起成立世界儒学研究联合会,他的目的就是要把儒学作为世界文化改革的资源,让中国传统文化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据了解,下个学期安乐哲教授将在北京大学开设“中国哲学典籍翻译研究”课程,目的就是要让更多中国学生走出去传播中国文化,让中国文化讲它自己的话。


  记者了解到,《安乐哲比较哲学著作选》遴选、收录了安乐哲关于中国哲学核心问题、中西哲学比较的重要论述。作者以西方视角关照中国哲学,以中国哲学反照西方文化,以求二者互相借鉴、补充,共同发展。


 

《安乐哲比较哲学著作选》、《安乐哲比较哲学评论与研究》书影


  《安乐哲比较哲学评论与研究》则从中西比较哲学领军人物、中西比较哲学方法论、比较哲学问题研究、翻译研究、《论语》英译研究五个方面,汇集国内众多学人研究安乐哲教授中国哲学和中国经典翻译研究的成果,对于了解安乐哲的研究概貌以及海外中国学家对中国哲学的研究领域等方面,有非常大的启发。



内容来源:当代先锋网

作者:文/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汪枭枭 张玲玲

         图/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刘杨 窦玥声


安乐哲 (Roger T.Ames)

安乐哲(RogerT.Ames),1947年生于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知名汉学大师、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尼山圣源书院顾问、世界儒学文化研究联合会会长、国际儒联联合会副主席。 他是中西比较哲学界的领军人物,更因翻译了《论语》《孙子兵法》《淮南子》《道德经》等书而蜚声海内外。主编《东西方哲学》、《国际中国书评》,著有《孔子哲学思微》、《汉哲学思维的文化探源》、《期待中国:探求中国和西方的文化叙述》、《主术:中国古代政治思想研究》、《先哲的民主:杜威、孔子和中国民主之希望》。安乐哲先生曾接受过刘殿爵先生的指导,精通文言文,是当代杰出古典学家之一。2013年,荣获第六届世界儒学大会颁发“孔子文化奖”。2016年,荣获第二届“会林文化奖”。…
+ 详细了解

互动交流

  • 下载专区

  • 企业邮箱

  • 官方微博

  • 一多不分微信

    公众号

  • 一多不分讲堂

    直播号